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超級高手闖都市
超級高手闖都市

超級高手闖都市我自對天笑

標籤: 玄幻 趙曉蕾 超級高手闖都市 陳揚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超級高手闖都市》,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他們說了,要是你不拿出來錢,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蘇晴一聽徐志這話,簡直要氣瘋了。她厲聲道:「滾,你給我滾。」徐志臉色不好看了,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2: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等洛天瑤和秦雲霜走後,陳揚這才微微鬆了口氣。這時候,陳亦寒的疼痛感也減輕了一些,翻身盤膝而坐,又抬頭看向陳揚,不忿的說道「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那林河還有常勝以及薛瑩,劉欣四人現在是一動也不敢亂動。他們心裏很清楚,眼前的怪人要殺他們乃是易如反掌……
陳揚看到陳亦寒此刻還這般囂張,不由一呆。
隨後,他反手一抽,便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陳亦寒的左邊臉頰上。
頓時,那左邊臉頰又紅又腫。
陳亦寒也呆住了,反應過後來,卻是又驚又怒。
陳揚也不說話,又一腳將陳亦寒踹倒在地,然後騎在他的身上,雙手左右開弓,噼里啪啦的將他打了三十個耳光。
這耳光抽得那叫一個上頭,陳亦寒叫的越慘,陳揚就越是興奮。
打人的時候,是會有種暴力傾向的。
這些耳光抽得又重又狠,將旁邊的林河一群人看得是心驚膽戰。
林河忍不住開口,道「這位前輩,你今已經……」
他話還沒說完,陳揚反手一揮。
一道無形的勁氣殺將過去,直接將林河擊出十米外,最後重重摔倒在地。
「你們這幫人,誰膽敢廢話半句,我就殺了你們!」陳揚眼神狠厲的掃了一眼常勝等人。常勝等人頓時噤若寒蟬。
陳揚又看向陳亦寒。
陳亦寒何曾受過這等羞怒,此時已經是要瘋了一般,開口大罵道「我去你媽的,你個狗雜碎,有種就殺了老子。老子只要不死,以後一定百倍奉還!」
「你個小蠢貨,還跟老子叫囂是不是!」陳揚徹底上頭,本來都打算就此收手的。
這下怒火又被激了出來,於是掃視四周一眼,直接隔空在一棵大樹上抓了一把樹枝過來。
他將兩根柔軟的樹枝扭成一條,灌注法力在其中。
「你他娘的倒是硬氣得很,有本事你就不求饒。」陳揚將陳亦寒的上衣和褲子拔掉,只留褲衩。然後就狠狠的抽打起陳亦寒來。
他抽得好不爽快,感覺就是回到了當年抽打陳亦寒的歲月之中。
這般抽打,倒也不會有半點愧疚。
因為陳亦寒這種貨色,死一百次都不過分。今日只是被自己碰到了他為非作歹而已,以這傢伙的作風,只怕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婦女被他糟蹋了。
噼噼啪啪!
陳揚越抽越上頭,簡直就是停不下來。
陳亦寒痛得滿地打滾。
那常勝,林河等人看得是神魂戰慄,內心深處都已經盈滿了恐懼!
「你個小垃圾,有本事你就別求饒。你看老子有沒有本事把你打死!」陳揚越抽越重,越抽越快。
陳亦寒開始還能硬氣,到得後來,實在是忍不住了,終於徹底破防。
「我求饒,我求饒,求你別打了。」陳亦寒一邊打滾,一邊說道。
陳揚這才收手。
此時的陳亦寒已經是渾身上下已經被抽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他眼淚,鼻涕一大把。
這時候哪裡還有什麼貴公子的范兒,那股子邪氣也徹底消失了。
「跪下,磕頭!」陳揚喝道。
陳亦寒不敢耽擱,立刻跪下,並連連磕頭。
「這他媽又算什麼呢?」陳揚罵道「你是不是覺得很屈辱?那一個被你強迫的女人不是這般屈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他媽的不懂嗎?你老子不肯管教你,今天我就代你老子管教管教你。陳亦寒,你不僅僅是無知,無畏,你他媽的還蠢你知道嗎?你以為我不敢殺你?我為什麼不敢殺你?留你活着,對我來說,有區別嗎?未必你活着,你還幫我跟你爹求情,不找我報仇?只怕更勝吧。未必留你活着,將來你爹找我麻煩時,還會饒我一命?不會吧!所以,我殺了你,豈不是更加爽快?反正是把你爹給得罪了。」
陳亦寒呆住。
他聽了對方的這一分析,頓時如墜冰窖,也感覺到自己還真有可能會被他殺死。
當下,他馬上說道「只要你肯放過我,我保證今日之事不與我爹去說。」
陳揚呵呵冷笑,道「你當然可以不說,但你可以讓陳天涯看到你的傷,他自然會算到這一切。別跟我打這些如意算盤了。」
「我等傷好之後,再去見我爹,我可以發誓!」陳亦寒接着又道「還有,你對他們不放心,我可以讓他們永遠閉嘴!」
林河等人聞言頓時駭然。
陳揚也是無語了,道「你倒是真下得去手。」
陳亦寒說道「我可以發誓的。」
陳揚說道「得了,你也不用發什麼誓。你儘管告訴你老爹去好了,反正到時候,害的不是我,而是你老爹。你以為就你老爹天下第一嗎?我師父過來了,你老爹也只是一盤菜。」
「你師父?」陳亦寒頓時疑惑。在他印象里,眼前的怪人年歲應該很大。
「哈哈……」陳揚乾脆嚇他一嚇,探出雪白的手掌,道「你看我像老頭子嗎?」
陳亦寒這才看清陳揚的手掌,便發現這手掌的主人絕對不是老頭子。
如此一來,他便也覺得對方的師父可能真是不簡單。
陳揚接着又對陳亦寒語重心長,道「我告訴你,你這種行事作風是走不遠的。這個江湖遠比你想像的複雜,艱難。你所在的世界,不過是三千世界中的一個。你這修為也就是在大千世界裏還能行,將你放到其他的世界裏去,人家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你若不信,去問問你爹,地球上一共有多少位面世界。」
頓了頓,又道「我今天下手是重了一些,也是想要把你給打醒。我與你之間,是有某些淵源的。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殺你的原因!本來,以你的這些胡作非為,殺你一百次也不過分。」
陳亦寒頓時羞愧的低下了頭。
陳揚也不知道他是假裝的,還是真的覺得錯了。
但他始終相信,陳亦寒的本質並不算太壞!因為在主宇宙里,弟弟是回了頭的。
「好了,我廢話已經說了太多。以後你的路,還是得你自己走。你要找我報仇,我也奉陪。你若能真心悔改,我自然更是歡喜!」陳揚說道。
「我知道應該怎麼做的。」陳亦寒馬上說道。
陳揚想了想,又道「把你的戒須彌給我。」
陳亦寒一呆。
陳揚有些不好意思了,本來剛才這番說教,氣氛和效果似乎都挺不錯的。這時候又搶他東西,着實是有些不合時宜。
奈何,自己現在窮啊!
陳亦寒也是愣了一愣,不過他沒有猶豫,直接交出了戒須彌。
陳揚又將陳亦寒的斬天印給隔空抓了過來,然後裝入戒須彌裏面。
做完這些之後,想了想,才說道「我現在需要一些丹藥和法器去辦一件事,這個,以後會還給你!」
說完之後,身形一閃,快速消失在原地。
等陳揚走後,薛瑩,劉欣趕緊去車上找了衣服過來。她們也有自備的靈藥,就要來給陳亦寒上藥。
「都給我滾!」陳亦寒忽然暴怒。
他此時像是受傷的野獸,身上充斥着瘋狂的氣息。
他的傷痛和屈辱,無處宣洩。
薛瑩,劉欣,林河還有常勝也都知道剛才自己這幫人看到了小主人的屈辱一面,現在留在這裡,也確實不合時宜。
當下,四人互相打量一眼,轉身快速離去。
等這些人走後,陳亦寒抓了衣服和靈藥,便朝前方狂奔而去。
他受了內傷,外傷也不輕。
外傷還好,內傷也可醫治。可心中的那種屈辱,卻是永遠都揮之不去了。
他在奔跑中忘記了疼痛,不知不覺中居然跑到了一片樹林裏面。
來到樹林後,他終於感覺到累了,當下便蜷縮在地上,像是回到了母親的羊水包裹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心情方才勉強平復了下來。
隨後,他開始給自己上藥。
後背的地方就用法力控制,讓靈藥全部均勻的灑在傷口上。
法力涌動……
外傷在一個小時內就全部痊癒了。
做完這些之後,他又將衣服和褲子穿上。
「我不管你是誰……」陳亦寒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咬牙切齒的道「今日之辱,我陳亦寒必定百倍奉還。如若不能,誓不為人!」
很顯然,陳亦寒並沒有因為挨了這頓打有所悔悟!
因為人不對,時間也不對!
當年陳揚在主宇宙里,揍了一頓自己的弟弟陳亦寒,至此,陳亦寒悔悟。但那是建立在陳亦寒知道,揍自己的是哥哥。
同時,主宇宙的陳亦寒和陳揚經過了數次交鋒,他在心裏已經認可了這個哥哥。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而已……
而眼下,陳揚對於這個十六七歲的陳亦寒來說是一個陌生人。
況且,他還如此的年輕,還沒經歷那麼多殘酷的事情。
所以,他怎麼可能因為挨一頓打便就此悔悟呢?
更關鍵的是,在他眼裡,怪人不僅毒打了他,還搶走了他所有的法寶和丹藥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