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寵溺前妻無上限
寵溺前妻無上限

寵溺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寵溺前妻無上限 容姝 靈異
正在連載中的靈異小說《寵溺前妻無上限》,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容姝傅景庭,由大神作者「容姝傅景庭」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容小姐說的是,蘇城這種人,老天要是看得過去,我都懷疑老天不長眼了。」張助理點頭附和。
頗有些拍馬屁的意思在裏面。
容姝笑笑,「那就謝謝張助理你的話了。」
張助理擺擺手,「容小姐可別謝我,這是事實,是吧傅總。」
傅景庭不置可否。
隨後,容姝表情又稍微正色了起來,「景庭,你知道蘇城到底是用伯母的什麼遺物來威脅你,讓你放過蘇漫的嗎?」
傅景庭搖頭,「不知道,我問過蘇城,他沒有說,但是他說了,如果我不答應,他就把遺物拍賣,並且很肯定圈子裡會有不少人買,還說買下來的人,可以……」
傅景庭拳頭猛的握緊起來,臉色也極為難看,「說可以一睹風采。」
「一睹風采?」容姝秀眉微皺,「能讓人一睹風采的,無外乎就是照片,畫像,以及錄像之類,可以記錄人像之類的東西,難道是這些東西?」
「不知道,但**不離十。」傅景庭眸色暗沉,「我最擔心的,就是錄像,甚至是那種錄像。」
那種錄像是哪種錄像?
相信只要是成年人,估計都不用明說,都能立馬想到答案吧。
畢竟那個時候,蘇城和傅景庭母親在一起,是正經的男女朋友,即便突破那個防線也是正常的。
而且很多男女在一起後,喜歡把那種事情拍成照片或是視頻。
即便其中一方不喜歡,而且很抗拒,另一方也可能偷偷拍。
她不知道傅景庭母親和蘇城在一起是不是這些情況,蘇城口中的遺物,是不是她和傅景庭想的這些。
但不管是不是,她也不想讓傅景庭冒這個險。
一時間,車廂里安靜的落針可聞,只有沉重的呼吸聲顯示着此刻車廂里的氣氛令人壓抑。
過了一會兒,容姝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捏了捏手心看向男人,「景庭,要不答應他吧。」
「你說什麼?」
容姝的話一出,傅景庭和張助理皆大驚的看向她。
尤其是傅景庭,除了驚訝之外,還有別的看不懂的神色。
容姝吸了口氣,目光平靜的跟男人對視,「景庭,我們不知道蘇城口中的遺物到底是什麼,只是猜到可能是那些,但不管是不是,我們都不能冒這個險,她是你母親,不管你現在對她感情如何,她始終是你母親,我們不能讓她的遺物被人如此利用,更不能讓她在下面也無法安心暝目,落得一個死後都名聲盡毀的下場,景庭你應該知道,如果蘇城口中的遺物真的是我們猜的那些,一旦被人買走,並且宣揚出去,先不說你母親會如何,就說你,祖母,傅家,都要落人口舌,被所有人笑話,傅氏也會遭受輿論的力量受到打擊,畢竟一個集團再強大,只要所有人來反抗,也會大廈將傾。」
傅景庭和張助理沒有反駁。
畢竟這是不爭的事實。
容姝又道「我不想看到你因為你母親的原因遭受所有人指點和笑話,更不想看到祖母一大把年紀,因為兒媳的緣故,還不得安生,無法好好享受老年生活,所以我寧願你答應蘇城的條件,放了蘇漫,拿回遺物。」
傅景庭薄唇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最終話到嘴邊,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只因為他知道,容姝這番話,都是非常有道理的,且也說到了他的下懷之處。
他倒是不在乎自己的名譽,也不怕別人會因此笑他。
他在乎的,是祖母。
他確實無法看到祖母一大把年紀,因為前兒媳的醜聞,而鬱鬱寡歡。
祖母本來就不剩多少日子了,就這兩年了。
如果蘇城口中的遺物,真的是那些東西的話,被人買走,宣揚出去,所有人看傅家的笑話事小。
他最擔心的,是祖母有可能氣急攻心之下當場去世。
並且這種可能性,還非常的高。
他不敢去賭。
因此現在聽到容姝的話,他沉默了,甚至有些妥協了。
只因代價,他付不起啊。
「放過蘇漫,你不覺得委屈嗎?」良久,傅景庭才終於聲音沙啞的開口。
容姝點頭又搖頭,「是有點點吧,畢竟蘇漫對我惡意可大了,我也討厭她,也覺得她就該好好接受法律改造,但是如果比起你,比起傅家,比起祖母之後會遭到的可能性來說,這點委屈算什麼?更何況,以蘇漫對我的恨意,以後肯定還會犯在我手裡,到時候我還可以再收拾她,現在當務之急,是拿回伯母的遺物,別讓祖母在最後的時光里,不得安寧,景庭,你一直是個聰明人,你不會做出錯誤的選擇,對吧?「
她認真且緊張的看着男人,生怕男人因為怕她委屈而拒絕。
好在男人沒有讓她失望,猛地將她抱緊,「對不起,這一次,委屈你了。」
他會好好彌補她。
她大方的讓一步,為他考慮。
但他卻不能接受的理所當然。
所以,他也必須彌補她,否則他接受的也心難安。
「不委屈。」容姝抬手回抱住男人,「我不是說了么,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蘇漫。」
「我知道,但還是覺得有些對不起你,蘇漫欺負了你,但卻因為我們一家的緣故,讓你讓一步,抱歉小葉子,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妥協的。」傅景庭在容姝看不到的地方,眼裡的陰鬱讓人膽寒。
容姝推開他,看着他的眼睛,「你……你打算怎麼做?」
傅景庭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見他這會兒不說,容姝點點頭,也不多問,「總之,你儘快去找蘇漫,把遺物拿回來,別讓他真的拿去做文章。」
「我會的。」傅景庭垂眸,遮住眼裡的狠厲。
容姝靠在他胸.膛上,「其實,我就是想跟你談這個,雖然做完沒談,不過還好,也不算晚。」
傅景庭撫摸着她的頭髮,「謝謝你。」
容姝笑了笑,「你不用謝我,一直以來,都是你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卻沒怎麼為你做,所以就當這次,是我為你做的一點事兒吧。」
「容小姐,你真是一個好人。」這時,張助理由衷的誇讚了一句。
容姝回以一笑,「謝謝。」
話落,她手指輕輕點了點男人的後背,示意男人放開自己。
男人沒有像以前那樣耍無賴了,這一次順勢的放開了她。
「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該回公司了,一會兒你就直接去找蘇城吧。」容姝看着男人說。
男人嗯了一聲,「我也是這樣想的。」
「那走吧。」容姝坐好。
傅景庭瞥了一眼張助理,「開車。」
張助理應了一聲,點頭啟動了車子。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