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于楓

標籤: 喬梁 李有為 都市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吳惠文笑了笑,拿起其中一封信件,指着上面的內容道,「查一查這個叫什麼鼎元開發公司的情況。」
吳惠文這麼說,喬梁立刻明白過來,吳惠文只查這個鼎元開發公司,那就不會直接涉及到徐洪剛了,至於在調查過程中如果查到一些其他跟徐洪剛有關的線索,那就另當別論,到時候可以再考慮移交給省里的相關部門了。
吳惠文接着道,「這些信件是我這半個月來陸續收到的,原本剛收到第一封信件的時候,我是不想理會的,放抽屜里就沒再去管,不過間隔了三天,就又收到了第二封,你瞧瞧,剛好半個月整,就收到了五封,我在想啊,如果我繼續不理會的話,對方是不是會繼續接着寄。」
喬梁好奇道,「吳姐,那這寄信的人是誰呢?」
吳惠文搖頭道,「這就不清楚了,我照着寄件單上的電話打過去,是一個不相關的人,背後真正寄件的人肯定是不想讓我查到是誰的,否則就不用這麼藏頭藏尾了。」
喬梁瞅了瞅手上的信件,「這信里提到的鼎元開發公司以及這個謝偉東,我倒是知道。」
吳惠文意外地看着喬梁,「您知道?」
喬梁道,「嗯,我之前還接觸過這個謝偉東。」
吳惠文目光一凝,「那你覺得這信里反映的情況屬實嗎?」
喬梁搖頭,「是否屬實,我可不敢妄下定論,我第一次接觸到這個謝偉東的時候,是在趙曉蘭家裡,那時候駱飛已經調到省工會去了。」
吳惠文疑惑道,「聽你的意思,這謝偉東是跟駱飛有關係?」
喬梁道,「不是的,這個謝偉東跟駱飛沒關係,他去趙曉蘭家裡,是要趙曉蘭暗中控制的冠江實業的項目,趙曉蘭不給,他還明目張胆威脅起了趙曉蘭。」
吳惠文驚訝道,「膽子這麼大?」
喬梁道,「這謝偉東的膽子大,那是因為背後有人給他撐腰,不然當時駱飛只是被調到省工會去,還沒徹底出事呢,對方哪來的膽子去脅迫趙曉蘭。」
吳惠文若有所思,喬梁這麼說,吳惠文一點就透,「中天集團在江州市投資的兩個項目,之前都是被趙曉蘭的那個冠江實業拿走的?」
喬梁道,「有一個是被趙曉蘭的冠江實業拿走的,一個是被康德旺拿走的,那康德旺背後是楚恆,不過這個康德旺已經被市檢抓了。」
喬梁說到這停頓了一下,斟酌片刻又道,「這事背後大概率是徐市長操縱的。」
吳惠文神色一動,「是嗎?」
喬梁點頭道,「康德旺是徐市長的同學,但他卻投靠了當時的楚副市長,在徐市長同前楚副市長競爭市長的時候,他可能還暗中摻和了,徐市長對他可謂是恨之入骨,再加上他又拿了中天集團的那個項目,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所以被收拾了。」
吳惠文皺眉道,「這裡頭的關係還真是夠複雜的。」
「自古以來牽扯到權力和利益之爭,哪一樣是簡單的?」喬梁說完看着吳惠文,「吳姐,這事確定要查嗎?」
吳惠文聽到喬梁這麼一說,反倒有所猶豫。
目光再次落到信件上,吳惠文神色嚴肅起來,查還是不查?
吳惠文有所顧慮,站在她的角度,吳惠文還是希望能夠團結市裡的主要領導,她有些厭倦了權力鬥爭,更討厭權力之間的傾軋,但作為在體制里沉浮了這麼多年的人,吳惠文又很清楚自己此時的想法是有些幼稚的,涉及到鼎元公司的這事如果查下去,吳惠文似乎能預感到接下來市裡恐怕又是一番劇烈的鬥爭。
其實吳惠文將喬梁叫過來,她就想好了要查一查這鼎元開發公司,否則她就不會理會這些信件,更不會把喬梁叫過來,但眼下聽喬梁說了這麼多,吳惠文卻又顧慮起來。
正如有人對吳惠文的評價,吳惠文作為女性主要領導,她做事既有女幹部嚴謹細膩的一面,同時,吳惠文又兼具穩重和善於團結其他幹部的優點,但吳惠文在關鍵時刻卻似乎缺乏拍板和一錘定音的魄力和決心。
喬梁這會也不急,默默地等着吳惠文答覆,站在他個人的角度,喬梁是希望好好查一查謝偉東以及鼎元開發公司的,這事若真的是有明確指向徐洪剛的證據,屆時就將證據和線索直接提交給省里的相關部門。
喬梁等了片刻,吳惠文終於緩緩道,「先查吧,後面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好,那這事我親自抓,就先從這個謝偉東和鼎元開發……」喬梁表態着,門外,萬虹突然推門走了進來,喬梁的聲音也停了下來。
萬虹站在門口,微笑着沖喬梁點頭致意了一下,隨後看向吳惠文,「吳書記,晚上您沒其他安排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吳惠文點點頭道,「嗯,你先回去吧,我說過了,以後沒什麼特別的事情,你下班了就可以直接走,不用跟着我留下來加班。」
萬虹笑着點點頭,提醒吳惠文也要多注意身體後,便轉身離開。
喬梁和吳惠文都沒注意到萬虹手上提着的那個小手提包,女人喜歡拿個漂亮的小包包啥的,這無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倒是喬梁注意到萬虹臉上神采煥發的,宛如熱戀中的女人,這會注視着萬虹離開的背影,等辦公室門重新關上後,喬梁忍不住道,「吳姐,我看萬科長容光煥發的,像是在熱戀中的樣子,她不會是在感情上換髮第二春吧?」
吳惠文好笑道,「你胡說八道啥呢,萬虹本來就有男朋友,也是在體制里工作,不過人在關州,之前因為萬虹跟我到江州來,兩個小情侶似乎是鬧了點彆扭,現在應該是重歸於好了,我看萬虹最近精神狀態確實是不一樣了。」
喬梁點點頭,「異地戀確實是挺影響感情的,不過好在江州和關州也不算特別遠,萬虹跟着你又有着大好前途,我相信她男朋友只要想明白這一點就會理解的。」
兩人圍繞着萬虹說了幾句也就沒再多聊,畢竟這只是題外話,話題很快又回到鼎元開發公司這事上,喬梁道,「吳姐,那關於謝偉東和鼎元開發公司的事,就由我親自來負責,讓市檢那邊也派人協助,一開始以市檢的名義去調查會好點。」
吳惠文點頭道,「行,這事回頭我跟孔傑打個招呼。」
兩人敲定了這事,喬梁就將自己帶來的資料遞給吳惠文,「吳姐,關於付白山的情況,您也了解一下。」
吳惠文接過材料,大概翻閱了一下後,皺眉道,「這事該怎麼查就怎麼查吧,我還是那句話,無論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喬梁聽了道,「我們巡查組一個月的時間快到了,屆時恐怕會有人給我們施壓,讓我們撤回來。」
吳惠文當即道,「如果有必要,就另外再成立一個辦案小組來查這個事,說實話,這事以你們巡查組的名義來查,反而是不合適的。」
要不是因為出於對喬梁的信任,而吳惠文對其他人又缺乏足夠的信任,付白山這事讓巡查組來查是不太合適的。
有了吳惠文的承諾,喬梁立刻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一個月的巡查期限一到,我們巡查組還是按規定撤回來,付白山這事,另外成立一個專案組去查,就由孫永去負責。」
喬梁這是有意給孫永爭取立功的機會。
吳惠文點頭道,「具體的事情你安排就行了。」
兩人在辦公室里交流公務時,市大院的另一邊,薛源在忙完工作後,走到自己的辦公椅上翹着二郎腿休息,看了下時間,薛源也準備下班了,晚上徐洪剛還有應酬,但薛源知道徐洪剛不會帶他,他現在晚上的時間都是自由安排。
習慣性地從抽屜里拿出一個藍牙耳機戴了起來,薛源又拿出手機點進一個軟件,然後閉着眼睛靠在寬大的辦公椅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薛源是在聽歌休息,實則薛源是在聽他放在萬虹那邊那個定製手提包里的監聽記錄。
薛源有一點挺滿意,那就是他送給萬虹的那個手提包,萬虹看着很喜歡,天天都拿着上下班,這樣讓薛源能夠每天監聽到萬虹那邊的情況。
一開始薛源還挺高興,以為自己能夠隨時了解吳惠文那邊的動態,但很快薛源就發現這麼搞監聽沒有太大的用處,不管是吳惠文還是徐洪剛,像他們這樣的主要領導,辦公室都是一個大套間,外邊的小辦公室是他們秘書辦公的地方,而領導則是在裡頭的辦公室辦公,這也就決定了他放在萬虹那定製手提包里的監聽器沒辦法監聽到吳惠文辦公室里的情況,他只能知道每天大概都有誰去見了吳惠文,而這壓根沒太大的意義。
另一點,則是吳惠文外出考察的時候,萬虹才有機會拿着手提包時刻跟在吳惠文身邊,能隨時監聽到吳惠文的一言一行,但在外面考察時,吳惠文的言行基本上也都是公開的,監聽也沒啥意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