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獵戶的神醫福妻
獵戶的神醫福妻

獵戶的神醫福妻柳葉沈天厲

標籤: 厲兒 沈天厲 獵戶的神醫福妻 都市
《獵戶的神醫福妻》主角沈天厲厲兒,是小說寫手「柳葉沈天厲」所寫。精彩內容:穿越到古代傻女身上,柳葉也很無奈,為了從後娘的手中尋找出路,她代嫁沖喜,裝瘋賣傻斗極品親戚,針灸治病發家致富。 本以為人生的巔峰就是誥命加身,誰知道人生總是意外不斷。 看着京城中前撲後擁的女人都被他冷酷無情的拒絕,柳葉挑着眉頭試探的問道:「世子,你看看她們一個個貌美如花,你真的不打算收幾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8: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葉等人到了星傲國的時候,除了星傲皇帝召集的高手,其他宗門各派都還沒有到。
他們夫妻到了,星傲皇帝就輕鬆了,負責招待接見的事情直接交給他們,自己陪着喆兒玩樂起來。
連續幾日各門各派陸續的到來,最後毒宗終於來了,並且不出她所料,納蘭承澤也來了,柳葉等人當作不知道,該怎麼接見就怎麼接見,該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這次,對納蘭承澤帶着的面具也完全不感興趣了。
這倒是讓納蘭承澤鬆了一口氣,火山之巔的時候,果然是妹妹太新奇了。
丹器宗是最後一日到的,花翠筠也在其中,更沒有想到,聖海殿也派人來了,來人正是藍灻海,並且身邊跟着白妙瓊,令人驚奇的是,白妙瓊身上居然呈現出靈力,顯然,丹田修復了。
柳葉心想不愧是聖海殿,丹田毀了居然還能夠修復,不過修復了又如何,遲早還會把她弄死!
所以對白妙瓊眼中的記恨完全無視,將她當作透明人,該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
晚上,石悅妍剛吃過晚膳,就覺得累了。
不知道是不是胎氣的事情,從懷孕到現在,她整天不是吃就是睡,完全不想做其他的。
迷迷糊糊感覺懷中的傳音陣在動,石悅妍習慣地拿出來,扭動靈石,就傳來納蘭承澤好聽的聲音「怎麼丹器宗的人裏面沒有你,你不是說來了嗎?」
石悅妍迷迷糊糊地說道「是呀,我來了!你可能沒有看到我!」
「也許吧!怎麼聽你的聲音又在睡覺,這段時間,你好像總是在睡覺。」
「我也沒有辦法,自從懷孕後天天瞌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葉兒妹妹都說我懶了快成豬了。我也覺得我成豬了。天天吃了……」
「你說什麼?」那邊突然有人一聲高昂的聲音。
石悅妍被嚇了一跳,瞬間清醒,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再同納蘭承澤聊天,想到剛剛自己說的話,一陣懊惱,笑着說道「剛剛我再同你說夢話,開玩笑呢!你別在意!」
可是納蘭承澤怎麼會相信,這麼大的事情,這女人居然不告訴自己,冷聲問道「你現在在哪?」
「我……你問我在哪裡做什麼?」
「妍兒,告訴我你在哪?我去找你!你若是不告訴我,我會擔心的,讓我看看你,讓我放心。你不是說你也來了星傲國,告訴我你在哪裡?」
「你不用管我,我沒事,我現在好好的,很是安全,吃的好睡得好,你用心處理毒宗的事情就好了。」
納蘭承澤見石悅妍不告訴自己,就問道「妍兒,你不打算同我見面嗎?」
石悅妍心中哀嚎,她本來打算見面的,而且來滄溟宗,就是為了見納蘭承澤,可是現在,讓她怎麼見納蘭承澤,躲得遠遠的還來不及呢!
「不用了!你們來是為了正事,我們還是不要見了,免得暴露你的行蹤。」
納蘭承澤聽到她這麼「體貼」,也很是無奈,又聊了一會兒,然後才收了傳音石,然後讓自己的護法過來,問道「將各個宗派來的人都給我說一遍。」
右護法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一遍,然後又說道「其他各宗的人員我們都了解得很是清楚,只有滄溟宗因為最先來,我們還不清楚他們到底來了二十人,到底哪些人還不清楚。」
納蘭承澤皺了皺眉頭,丹器宗和瓊樓閣都沒有她的蹤跡,那就是說,她可能去了滄溟宗了。
納蘭承澤問清楚滄溟宗所在的位置,等到子時的時候,用了隱靈丹,隱去氣息,朝着滄溟宗的位置飛去,飛到半路,他想了想,覺得還是去東宮找白煦晞,石悅妍在不在滄溟宗,他肯定不會騙自己。
讓納蘭承澤沒有想到的是,東宮居然如此的好近,連守衛都沒有,他覺得有些不對,挑了挑眉頭,就見身後傳來妹妹的聲音「哥哥!」
納蘭承澤一下子轉身,就見柳葉淚眼朦朧地站在自己的身後。
「葉兒!」納蘭承澤看到妹妹流着淚,心中很是內疚和着急,將自己的面具拿下來,歉意地說道「你別哭,是哥哥錯了,不該瞞着你!」
說完,又對柳葉旁邊的蕭霽琛說道「你快勸勸她呀!」
柳葉抹了眼淚說道「大哥別擔心,我這是高興的。能夠看到大哥站在我們的面前,我很是開心。」
納蘭承澤這才鬆了一口氣,就見柳葉已經拉住了他的手腕,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怎麼中毒這麼深,五臟六腑全部都被毒感染了。」
看到妹妹擔心的樣子,納蘭承澤笑着說道「無事,我已經習慣了!」
柳葉眉頭皺得更緊,拿出一把刀,說道「大哥,我要接你一些血!」
納蘭承澤將手腕送過去,說道「無事,接吧!」
柳葉接了兩個瓷瓶的血,然後給了納蘭承澤一顆修復丹,然後問道「大哥,我們進屋說。」
到了房間,納蘭承澤看了白煦晞一眼,白煦晞很冤枉地說道「你不用看我,要不是你的女人來,師妹根本不會懷疑我的。要怪就怪你的女人去。」
聽到石悅妍真的在這裡,納蘭承澤瞬間放心了,問向柳葉,「葉兒,她真的懷孕了?」
柳葉點點頭說道「已經五個月了,不過妍姐姐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才沒有告訴你。」
納蘭承澤心中很是溫暖,說道「她跟着你們我很是放心,只是要麻煩你們了!」
柳葉笑着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說兩家話!只是哥哥在毒宗怎麼樣?」
「現在我師父不知去向,有些長老雖然面上不服氣我,但心中懼怕我師父,倒也沒有難為我。你們放心吧,有我師父做靠山,我在毒宗一定無恙的。」
柳葉和蕭霽琛相互看了一眼,然後柳葉問道「大哥,若是沒有毒宗的宗主,你能不能收復毒宗?」
想到毒宗敬佩強者,也只對強者服從,而自己控靈境的功法還沒有合適的,說道「毒宗很多地方我還不知道,尤其是高等的武學,所以在沒有找到合適的功夫,讓毒宗的人信服之前,恐怕有些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