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容妃嬴兒

標籤: 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李福海 楚嬴 玄幻
玄幻小說《棄子成皇楚嬴小說》是作者「「容妃嬴兒」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楚嬴李福海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2: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楚嬴一句話,便嚇得西域使團直接動手,甚至沒有向楚皇請求,楚皇心中會作何感想。
想必會對他這個長子更加怨恨吧。
楚嬴眉梢挑起,嘴角帶笑。
不過西域使團和這個算計還真是打錯了,反正楚皇都已經想要直接殺了他,再多上幾分又如何?
「還請大殿下恕罪,我等絕對沒有想要開戰的意思。」
丞相直接朝着楚嬴跪下來,神情無比的隱忍。
誰曾想到楚嬴卻只是哼笑一聲,朝着高台上的楚皇看過去「父皇如何想呢?」
楚皇此時面色發青,他重重地捏着手邊的椅子,神情怨憎。
他如今還活着呢!
先前只覺得太子和雍王才是皇位的競爭者,看着自己的兩個兒子為此斗個你死我活,卻動搖不了她的地位,是何等有趣。
但現在楚嬴什麼都沒有做,卻已經在此時,在無形中,取代了他!
「當然是不開戰。」
他竭盡全力,朝着西域使團等人露出一個勉強的安慰表情「高昌西域和我們相交數年,我們又豈會因為這一點小小的事情,就使得兩國聯盟迸裂,只可惜了胡姬公主……」
西域使團的幾人佯裝鬆了一口氣。
已經做到了這個程度,若楚國還要開戰,那就成了楚國的不是了。
他們心裏面清楚得很。
「多謝大殿下開恩。」
他們不看向楚皇,反倒是看向楚嬴。
其餘百姓更是齊齊下跪,神色激動不已「多謝大殿下為我等伸冤平怨!」
現場高台之下的人齊齊跪向楚嬴。
而站在高台上的那些皇族,卻莫名覺得自己矮了楚嬴一成。
楚嬴嗤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真夠倒霉的。
他只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高調一回,可就把他最近這段時間的低調全部破壞乾淨了。
楚嬴抬起頭,對上楚皇布滿鮮血色彩的眼睛。
「回宮!」
他憤恨地扭頭。
示意眾人趕快跟上。
在經過張三之前,他停住腳步「你,帶着你的弩箭,去工部一趟,會有人安排好你的位置。」
這些東西,他絕不可能交到楚嬴的手中。
並且不允許楚嬴手中有任何一個可能威脅到他的東西。
「大哥,你很有本事啊。」楚喆跟在楚皇的身後,陰測測地盯着楚嬴,眼神裏面充斥着怨恨。
如果說楚皇被楚嬴取代是羞辱的話,那楚喆這個上不得檯面的太子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更別提心底到底如何怨恨了。
「一般一般。」
楚嬴嘴角翹起「三弟,與其惦念我,不如回去和你的好母后商量商量,怎麼保住你的位置。」
如今楚嬴既然已經高調過了,那他也沒有必要繼續收斂下去。
他抬手放在楚喆的肩膀上,將人稍微拉近幾分。
「你以為,我真的會忘記當初是害了我母族的嗎?」
「放心好了,一時半會我不會出手的。」
他要讓這把高懸之劍天天懸掛在楚喆和皇后的腦袋上,要讓他們時時刻刻都在提心弔膽中度過,他們永遠猜不到,自己到底會什麼時候出手。
楚嬴面朝楚喆,露出微笑。
不知為何,楚喆打了個寒顫,瞪大眼睛看着楚嬴。
「冤有頭債有主,這句話三弟可要記牢了。」
楚嬴說罷,推了楚喆一把,目送他離開。
而旁邊的楚鈺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只是朝着楚嬴露出了一個頗為意味深長的笑容。
楚鈺自以為兩人是盟友。
作為盟友,當然是越強大越好。
楚嬴轉身想要離開,身後的百姓卻將他堵得水泄不通,每個人看着楚嬴的目光都充滿了崇拜。
不少人從自己的懷中掏出錢袋,女性則是拿出手帕香袋一系列的東西,想要塞給楚嬴。
要不是郝富貴帶着炎煌衛及時趕到,恐怕今天的楚嬴還真就沒辦法離開了。
畢竟也沒有辦法對這群百姓使用暴力。
「殿下上車。」
郝富貴看着圍在馬車旁邊的眾多百姓,哭笑不得「您今個可是幹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將楚皇得罪成這個樣子,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還能在京都呆多久。
至於那群將士,則是跑去糾纏剩下的炎煌衛們。
要不是這群炎煌衛找到了他們的家庭,他們今天軍演非得鬧出點事情不可。
「你們今天也看清楚了,你們覺得殿下會是對你們家人出手的人嗎?」
炎煌衛們朝着天上翻着白眼。
將士們面面相覷,確實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
楚嬴的氣魄,絕非常人可比,他對百姓的態度也不難看出,他絕不可能是濫殺無辜的人。
他們擰緊了眉頭,也覺得自己這些天來的行為有些可恥。
「以後你們都自由了,也不再需要我們的訓練。」
炎煌衛說罷,趕緊將旁邊的百姓小心隔開,將楚嬴護送着離開。
只剩下一堆將士悵然若失地站在破舊的軍營之中。
過了這麼久,他們頭一次想要真的歸於炎煌衛的旗下。
他們也想成為楚嬴旗下的將士。
只是好像沒有這個可能。
「楚征殿下好像要回來了。」郝富貴隔着車簾同楚嬴小聲地說話。
楚征?
最近的確沒有聽見過那兩個無聊的傢伙的消息。
「山越問題解決了?」
雖說郝富貴並沒有說明楚徵到底是去做了什麼,但是伴隨着楚嬴在邊疆時候聽見的消息,不難推測出楚征等人的去向。
「山越問題?」
郝富貴明顯還不知情,他小聲稟報「只是聽說了楚征殿下去了趟海邊,今天回來的時候,還有些狼狽。」
楚嬴嘴角翹起。
狼狽?
看來山越的問題確實是不小,楚征不是是號稱在戰場多年,居然連山越也沒能對付?只是不知道楚皇又想要讓他哪一個心肝寶貝去鍍金了。
就是難度係數大了點。
楚嬴對此毫不在意。
而此時,氣沖沖回到宮中的楚皇,又遭到了一次重擊。
「你說什麼?!」
楚皇看着跪在地上的秦林,恨恨開口「你居然讓兮月跟着楚嬴走了?!」
「把楚鈺給我叫過來!」
他恨恨地抓起桌上的奏章,摔在秦林的身上「一幫子廢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