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棄子成皇小說
棄子成皇小說

棄子成皇小說楚嬴容妃

標籤: 棄子成皇小說 李福海 楚嬴 都市
小說叫做《棄子成皇小說》是「楚嬴容妃」的小說。內容精選: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1: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原本兩人以為說出這種話,楚嬴要不就是勃然大怒,要不就會覺得受辱,將他二人原地格殺。
沒想到,楚嬴竟然是看了他兩一眼,隨即大笑出聲。
更是連聲誇讚。
「你們說楚征那個毛頭小子?打得好!」
在京城的時候楚嬴懶得和楚征計較,不代表他不會樂得看有人收拾楚征。
只是他這樣的表現,卻是將兩人都看傻了眼。
山大率先反應,他拉着兩人後退,沉默片刻,目光來回端詳着楚嬴。
「看來您的目的不是針對我們山越一族了。」
「但還請殿下給我們一段時間,等我們上去稟報了洪大帥,再來回復。」
旁邊兩人明顯還想再講話,被山大攔了下來,一路邊拜邊走,潛入山林深處,直到走遠,兩人才得到說話的機會。
「山大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要背叛洪大帥背叛我們嗎!」
兩人憤怒地低吼。
山大皺着眉頭,頗為不爭氣地咬牙切齒地開口「剛才他們的實力你們也看見了,我們斗得過嗎?」
「鬥不過你就通敵了?!」
兩個小子瞬間蹦起來,頗有一種要和面前人斗個你死我活的架勢。
「你們小點聲!」山大連忙伸手捂住兩人的嘴,連連回看。
他們現在還沒有走遠,要是被那群人發現,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這兩個傻子根本就不明白。
山大的手冰涼,心中亦是發寒,比起山越族民的忠心,方才圍繞在楚嬴身邊的那群侍衛才叫可怕。
那是一群被鎮住的野獸,如果不是因為有楚嬴在場,就憑他們剛才在楚嬴面前說的那些冒犯的話,這群野獸就會將他們撕碎。
和上次楚征帶來的那些人完全不同。
而楚嬴和楚征則更是不同,隔得遠的時候並未有所感受,但一旦間隔近了,那種收放自如的殺氣,讓他如芒刺背,周身都不似起來。
他毫不懷疑,楚嬴一抬手就可以滅了他。
原本以為洪進已經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人,不然他也不會張口就想要洪進稱皇稱帝,但看了楚嬴,他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天龍之身。
如果真的要和楚嬴比較的話,洪進可能連半個楚嬴都比不上。
「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回去和洪大帥商議,下面這個人絕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懂?」
山大緩緩鬆開手,回頭看了一眼「至於要怎麼做,還得洪大帥說了算。」
他們這些天和南海城不知道耗了多久,硬是沒有打破南海城半點,時煩的告示損兵折將,要是再來個楚嬴,折騰下來,將來連南海城的人都應付不了,恐怕只會走向滅亡。
聽到洪大帥的名字,剩下兩個人才算稍微冷靜了些。
他們嘟嘟囔囔,有些不滿地回頭看了好幾眼,這才起步離開。
「說起來,剛才是不是有個小丫鬟長得挺眼熟的?」
「有嗎?也不重要吧,先回去把剛才的事情說給大帥聽吧。」
與此同時,郝富貴等人已經收拾好了營地帳篷,在楚嬴邁入帳篷之前,他稍微側頭看向帳篷一邊等着守夜伺候的米雅。
「今天來這裡,你有什麼感覺嗎?」
米雅心中全然不解,她一個勁地歪着腦袋眨眼睛,懵懵懂懂地搖了搖頭。
「沒感覺就算了。」
楚嬴倒也沒打算強求什麼,他才進了帳篷,秦兮月就緊跟在後面入了帳。
她將手中的古琴放在旁側,輕輕坐在楚嬴身邊。
「剛才那句話,不是突發奇想問的吧?」
沒有人知道米雅的身世,但秦兮月認定,楚嬴不會是個無的放矢的人,更不會毫無緣由地問上一句毫無用處的話語。
「你不覺得她和山越一族長得很像?」
楚嬴沒打算挑明。
他只是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
秦兮月雖說跟在楚嬴身邊的時間不算長久,但確實比常人要聰明得多,她眉頭微蹙「我知道那個小丫鬟是你從外面撿回來的,但從外貌上來看,似乎是更偏向大楚國常人的面貌,眉眼倒是和山越族民有幾分相似,卻也不多……」
「的確不確定。」
楚嬴輕笑,目光看向秦兮月「所以這就要麻煩你了,托你的眼線查查看,洪進的娘子是什麼人,還有……」
「他家中是否有親人走失。」
這一波就得賭運氣了。
運氣好的話,山越族拿下來也不用太過吃力。
「是,殿下吩咐什麼,小女子當然要照做了,不過殿下該不會想要將希望寄托在這等虛無縹緲的事情上吧?」
秦兮月依舊是淺笑盈盈的模樣。
楚嬴沒忍住伸出手敲了敲她的額頭「少在我的面前用什麼激將法,計劃自然早就制定好了,多做一手準備也無所謂。」
秦兮月這才笑至眼底。
將楚嬴當做知己是一碼事,但作為合作者,她當然希望楚嬴手上的準備越多越好,楚嬴越強大,對她而言就又是有利。
而此刻,南海山上的草屋大廳里卻爆出連串叫罵。
「你們怎麼好意思回來的?萬一將人從外面引進來怎麼辦?」
「不過又是個從京城來的皇子而已,上次那個人吹噓得那麼厲害,還不是被我們洪大帥輕而易舉地打倒,你們膽子這麼那麼小?」
「我現在就下去,把那人的腦袋砍下來獻給洪大帥!」
大廳周圍的山越子民吵吵嚷嚷的,好些個脾氣爆裂的子民都打算朝山下衝去。
立誓要將楚嬴人頭拿下。
「都站住!」
突然,大廳正中爆出一聲厲呵。
坐在正中位置的人滿臉鬍子,眸光銳利,一出口便穩定了現場的秩序。
只是面容被掩在鬍子下方,看不真切。
他手持巨斧,重重放在桌上。
「雖然不知道這次來的到底是什麼人,但明顯比上次的人有腦子。」
洪大帥邊說著,邊看向山大。
「他的人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山大連忙點頭,表示自己不敢有半點假話。
「那我不能見他。」
洪大帥開口便是拒絕「不怕真小人,就怕偽君子。」
倘若那個皇子在見面的時候,突然暗算他,那山越一族必倒無疑。
絕對不能相信來自京城的人。
尤其是那些達官顯貴,沒一個好東西。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