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麥心景溯庭
秦麥心景溯庭

秦麥心景溯庭惡毒農女重生了

標籤: 秦果心 秦麥心 秦麥心景溯庭 都市
以秦麥心秦果心為主角的都市小說《秦麥心景溯庭》,是由網文大神「惡毒農女重生了」所著的,文章內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說無錯版梗概: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饅頭趁着雲秀娥走慢下來,小手小腳,拚命的往雲秀娥身上爬,她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
這般放慢腳步一耽誤,元懷修很快就瞧見了雲秀娥的背影,他對着雲秀娥的背影就叫了一聲,「雲秀娥。」
他們關係冷淡的時候,他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的。
雲秀娥聽到身後的聲音,全身一僵,抱起小饅頭,再次快步往前走,小饅頭見雲秀娥走的快,只能伸出小手拚命的抱着雲秀娥,苦哈哈着小臉,要掉下去了。
雲秀娥的速度終究沒有元懷修來的快,元懷修很快就追了上來,擋在了雲秀娥的面前。
雲秀娥頓住腳步,下意識的將小饅頭往自己的懷裡藏,警惕的望向了元懷修。
那戒備的眼神,更是讓元懷修心生不悅,望着雲秀娥,聲音也冷了下來,「我方才叫你,你未曾聽見?」
「元丞相,不知你叫民婦所為何事?」雲秀娥護着懷裡的孩子,聲音冰冷的問道。
若是和元懷修成親的那段日子,她對他是有感情的,那麼十年過去了,她對他的感情,早就在他休妻的時候,淡去了。
比起元懷修,她對秦遠峰的感情,倒是要來的深些,畢竟和秦遠峰生活了那麼多年,遇到了那麼多事。
「你可知,你在同誰說話?」雲秀娥如此的語氣和態度,讓元懷修心中的不悅上升到了極致,整張臉都冷了下來。
雲秀娥不想惹事,她知道元懷修的身份,不是她惹的起的,她更不想給秦麥心和秦青柯兩個孩子找不痛快,嘆了口氣,努力緩和語調的道,「元丞相,你我並無瓜葛,你這般攔着我,還希望我如何同你說話?」
「你——!」元懷修竟被雲秀娥的這句話給噎住了,確實,在他休妻的時候,兩人就再無瓜葛了,即使兩人之間還有兩個孩子,那也只是血緣上的關係。
「元丞相,男女有別,民婦名聲不好,不想壞了您的名聲,若無他事,還請您讓道。」經過秦遠峰的事後,雲秀娥在對人對事方面,要冷硬了許多。
她很清楚,她不該和元懷修再有牽扯,她也沒興趣去巴結他這個丞相大人。
雲秀娥的話,句句在理,元懷修找不出反駁的話,可也因此越發的惱怒,原來那個對他言聽計從的溫婉女子,何時變得如此牙尖嘴利了?
兩人劍拔弩張之際,小饅頭探出了一個腦袋,望向了元懷修,那眼睛烏黑明亮,特別的漂亮,看得元懷修都愣了一下,這孩子竟長得如此好看,那她爹的容貌豈不是也是上上之選?
雲秀娥在離開他之後,竟然還勾搭的上其他的男人,實在是,讓他的自傲感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雲秀娥見元懷修一直盯着小饅頭看,心裏咯噔了一下,即使小饅頭沒有爹,更可謂是她一生的污點,但無論如何,都是她的孩子,她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的孩子。
「元丞相,請您讓開!」雲秀娥說完此話,轉身就繞過了元懷修,抱着小饅頭朝院落跑了過去。
元懷修被撞到了一邊,但是這次,他沒有再去追,只是看着雲秀娥背影的眼神越來越詭異,深沉的如同黑夜裡的海水,深不見底。
在元懷修和雲秀娥相見時,秦麥心和秦青柯正在百事通的乞丐窩裡,眼看着距離戰爭爆發只剩下一年的時間,這段日子,定然不會平靜,尤其是很快就會爆發大規模的天災和饑荒。
她在提前做準備,這段時間,乞丐的人數肯定會大量增加,若是遇到有手藝的難民,他們要是願意效勞,可以給與他們住處和食物。
越是這個時候,越是她吸收人才的時候。
還有,一年後的戰爭是和聖齊國之間的戰爭,而司馬國的弱勢就在於水,秦麥心不知道到時候會死多少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百事通找些身體強壯,動作敏捷的年紀在十三到十七歲之間的乞丐過來,除此之外,秦麥心還讓百事通替她找了三個游泳方面的好手,專門負責教授這些人游泳的技巧。
等時機成熟,就將他們投放到戰場上去,不保證司馬國一定能贏得戰爭的勝利,但求她想保護的人,可以平安無事。
戰爭流離失所的人,會大量增加,這些人必須充分的給他們安排到合適的位置上,而戰爭,藥草也是需要大量準備的。
秦麥心讓百事通派人秘密去採集草藥,能有多少是多少,一年多的時間裏,她除了對付胡星洲,她必須做好上戰場,所需要的一切準備。
吩咐完這些事情之後,秦麥心和秦青柯兩人回了秦府,剛回秦府,葉望就和她說了元懷修來過的事情,還說了元懷修和雲秀娥見過面的事。
元懷修過來,她不稀奇,但和她娘見面。
她就是沒忘記前世元懷修對她娘做的事,她才特意讓她娘留在這裡的,沒想到,兩人還是見面了。
元懷修要是敢動她娘一下,她絕對要他好看!
秦麥心轉身就朝雲秀娥的屋子跑了過去。
雲秀娥見過元懷修後,心情很是沉悶,也有些不安,在某一方面,她有些怕元懷修,和怕秦遠峰不同,秦遠峰只是會動手打人,而元懷修他往往是在心裏算計人,比起秦遠峰更陰險幾分。
元懷修看她和看小饅頭的眼神,讓她害怕。
而且是,越想越害怕。
「娘,娘。」雲秀娥正待在屋裡哄着小饅頭睡覺,心裏煩躁不安的時候,就聽到了門外秦麥心的叫聲。
小饅頭本來都要睡著了,一聽到秦麥心的聲音,就和打了雞血似的,睜開了半睡半醒的眼睛,掙扎着想要爬起來,不停的對着雲秀娥道,「姐姐,姐姐。」
秦麥心這些時日忙,好幾日沒有來看她了,聽到秦麥心的聲音,她自然高興。
雲秀娥只能抱起小饅頭,走出去,秦麥心剛從院外跑進來,瞧見雲秀娥和小饅頭都平安無事,心裏鬆了口氣,邁步就朝兩人走了過去,伸手就接過了雲秀娥懷裡的小饅頭。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