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秦少前妻有點狂
秦少前妻有點狂

秦少前妻有點狂沈晚熹秦夜隱

標籤: 沈晚熹 靈異 秦夜隱 秦少前妻有點狂
靈異小說《秦少前妻有點狂》,男女主角分別是沈晚熹秦夜隱,作者「沈晚熹秦夜隱」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 秦夜隱暗忖:有這等好事?離之! 怎料,離婚後杳無音信的前妻,四年後再見身邊卻多了一雙兒女,身邊那小子還長着一張和他複製粘貼般的容貌,秦夜隱才恍然明白她當初主動提出離婚的原因和目的。 於是,「渣爹」堵路,咬牙切齒:「沈晚熹,不解釋一下這兩個小東西是怎麼回事?」 她嬌媚一笑:「隱爺,人是你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1: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四年後。
十六歲的安安越髮漂亮了,只是她以前引以為傲的個頭,如今已經被哥哥反超。
用她的話說「哥哥就像是偷偷吃了飼料一樣,一下子就長這麼高。」
她初二的時候就已經快一米六五了,但身高就止步於此了。
而阿遇上高中這一年一下就長了個頭,快跟他爸一樣高了,聲音也經過變聲期變得低沉了許多。
唯一不變的,依然是無數男生愛慕安安,卻沒人敢對安安有想法,更別說是行動了。
雖然學校還是命令禁止早戀,但高中的校園的戀愛更加常見了。
她和徐宴的「十八歲」之約,只剩下兩年了。
「沈而安!」
課間休息的時候,安安正望着窗外發獃,阿遇忽然氣沖沖地走到了她的課桌前。
安安收起思緒,一頭霧水地看着他。
教室里其他的同學也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有人也是一臉疑惑,有人則笑嘻嘻地再議論着這其中的緣由。
阿遇像是氣得不輕,直接把安安拽出了教室,到了走廊盡頭的轉角處。
見阿遇這陣勢,安安有些不解問他「幹嘛呀?」
阿遇一副咬牙切齒地模樣,壓低聲音質問她「你為什麼亂說話?!」
安安垂眸想了想,沒想起來,問她「我說什麼了?你幹嘛這麼凶?」
阿遇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你說我不——喜——歡——女——生——!」
「哦,這個啊。」安安似乎這才明白過來,然後像是覺得哥哥的責怪讓她有些冤枉,皺起眉頭說「是你讓我想辦法拒絕那些給你寫情書的女生啊。」
「所以你就造我的謠?!」
安安努努嘴說「反正你也不想談女朋友,這樣說以後就沒有女生追你了呀,不是挺好的嘛。你以為那些女生天天來找我打聽你的事,我不煩呀?」
阿遇氣不打一處來,卻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
現在學校里基本都傳開了,他多少張嘴估計也算不清了。
「算了,你回去吧。」
事已至此,乾脆就將計就計好了,以後沒人煩他也算是好事了。
安安卻並沒有立馬離開,而是用打量的眼神看着阿遇,而後好奇地問道「哥,你是不是真的喜歡男生啊?」
「沈而安信不信我揍你?」
看阿遇抬起手,安安下意識地閃躲了一下,而後還說「那不然為什麼你都沒有喜歡的女生?有女生找你玩你也特別不耐煩,他們還說……」
阿遇「說什麼?」
安安微微踮起腳,用手掩着嘴湊到阿遇耳邊小聲說「說你喜歡徐宴。」
說完,安安還用一種擔憂的眼神看着阿遇。
阿遇則驚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誰說的?」
安安「莓莓她們呀,說你平時總是一副興緻缺缺的樣子,但每次只有徐宴在的時候你就總是和他在一塊嘀嘀咕咕的。」
阿遇抬手敲了敲安安的腦袋「她們亂說就算了,你還跟着造謠!」
安安癟癟嘴「誰叫你這麼奇怪。」
阿遇「我真是服了你了,趕緊寫你的試捲去,別周末又害得我要陪你寫作業。」
安安「我都寫完了,但是有兩道題不會。」
阿遇「哪兩道題?」
安安笑了笑說「不用你教我,晚上回家我問徐宴,他會告訴我的。」
阿遇翻了個白眼,自然懂她哪點小心思,只是嘴裏嘀咕說「天天『徐宴徐宴』,現在連『哥哥』都不叫了?」
安安轉身一邊往教室里走一邊嘟噥說「我才不要他當我哥哥呢。」
阿遇嘆了口氣不解嘀咕「真不知道他喜歡你什麼,腦子又笨廢話又多。」
此時安安已經小跑着走遠了,並沒有聽見阿遇的吐槽。
至於阿遇性取向這件事,雖然阿遇極力在朋友之間澄清了,但還是免不了女生之間的風言風語。
總有人覺得無風不起浪,有這麼個傳言肯定不是空穴來風。
所以大大減少了那些女生對阿遇的幻想,告白和送情書的人明顯下降,也算是這個謠言帶來的唯一好處了。
周五的最後一節課,大家都已經因為要放假而開始激動了。
安安也早就跟姐妹們約好了周末去逛街看電影。
逛街的目的主要是給徐宴買禮物,因為他的生日快到了。
他生日的那天剛好也是周末,所以安安想親自過去給他過生日。
雖然她和徐宴之間的約定日期還沒有到,但是她覺得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只是還沒有公開關係而已。
只不過這好像只是她單方面的想法,因為徐宴還只是拿她當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
「叮鈴鈴——」
放學鈴聲終於在同學們的倒數聲中響起,所有人就像是脫韁的野馬般蜂擁着擠出了教室。
阿遇提着收拾好的書包走到安安的課桌邊,一如既往地叮囑她說「好好檢查一邊你的作業帶齊沒有,別回家又發現東西拿丟了。」
安安「我都檢查兩遍了。」
她挽着阿遇的手開心地說「趕緊走吧!我想吃烤串喝奶茶!」
阿遇「你沒發現你最近都胖了?還吃。」
安安眉頭一皺「哪有胖?!我吃的東西走路就已經消耗掉了,根本不會長胖!」
高中的學校離家很近,走路也就八、九分鐘,平時放學兄妹倆都是結伴步行回家。
安安之所以選擇步行的最大原因,就是可以偷偷去小吃攤,這是她每天放學後最期待的項目。
阿遇也不會在吃這點上虧待自己的妹妹,但唯一要求就是在回到家之前吃光買的所有東西。
要不然回家被發現,挨罵的肯定是他而不是妹妹。
「哥,我吃不下了。」安安看了看袋子里還剩下的烤腸和肉串,望向了阿遇。
阿遇無奈地瞪她一眼「剛才讓你少拿一點你不聽!」
安安「我以為我能吃完,主要是喝了那杯奶茶,一下子就飽了。」
說著,安安又把裝着烤串的袋子往阿遇面前遞了遞「你都沒吃多少,我是給你也點了的。」
阿遇可太了解她了,吃得完的時候問都不會問他一句,吃不完就是幫他也點了一份。
他要是說扔掉,安安還是會說浪費,硬逼着他一定要吃掉。
他無奈伸手接過,一邊大口大口的吃一邊說「下回你再這樣我就再也不給你買吃的了!」
安安只是笑呵呵地挽着他的手「哥,你對我最好了!」
阿遇甩開胳膊「少來這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