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宋知畫郁之霆
宋知畫郁之霆

宋知畫郁之霆宋知畫

標籤: 宋嫿 宋寶儀 宋知畫郁之霆 都市
《宋知畫郁之霆》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宋知畫」的火熱小說。講述了: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2: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一刻。
塞奇納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眼前這人真的是那個深愛着自己的宮本也嗎
幻覺。
肯定是幻覺。
宮本也絕對不會這麼對待自己。
他那麼愛自己。
塞奇納咽了咽喉嚨,她伸手緊緊地拽着宮本也的褲腿,聲音嘶啞的開口,「宮本君,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對了宋嫿呢一定要殺了她」
如果不是宋嫿的話,她絕對不會經歷現在的這些事情。
都怪宋嫿
她要讓宋嫿不得好死
宮本也那麼愛自己,他肯定是不會放過宋嫿的。
思及此,塞奇納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她要把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十倍,百倍,千倍萬倍的奉還給宋嫿
宮本也就這麼低頭看着塞奇納,那樣子,好像是在看一個可憐蟲。
塞奇納從未見過這樣的宮本也。
太陌生了。
陌生到讓人可怕。
塞奇納的周身都被一股無名的恐懼籠罩着。
這種恐懼感甚至比那四個人渣侵犯自己時更加令人窒息。
更讓塞奇納感到恐懼的是她越來越覺得這不是幻覺,也不像是在做夢。
這一切是那麼的真實。
真實到讓人心底發寒。
「宮本君」塞奇納再次開口。
宮本也在這個時候微微彎腰,就這麼看着塞奇納,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塞奇納邦傑,夢該醒了。」
陪塞奇納演了這麼久的戲,他也累了。
夢該醒了
塞奇納眼底的所有希望之色瞬間消失不見。
怎怎麼會這樣
「宮本君,」塞奇納一把握住宮本也的手,語調急促的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對吧你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除了開玩笑,塞奇納想不到其它理由。
這個理由,也成了塞奇納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我可沒空跟你開玩笑,」宮本也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柔情似水,「塞奇納邦傑,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塞奇納拚命的搖頭。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宮本也會這麼對她。
她更不相信宮本也會騙她。
她為宮本也偷來了設計圖。
她因為宮本也不惜與姐姐反目。
可現在。
宮本也居然這麼對她
難道宮本也是嫌棄她髒了
塞奇納立即解釋道的「宮本君,我也是受害者,他們把我當成了宋嫿,所以才會對我百般凌辱我肚子里還懷着咱們的的骨肉,你不能這麼對我」
就在此時。
一名身穿藍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子正款款朝這邊走來。
女子臉上洋溢着專屬勝利者的笑容。
她走到宮本也身邊,直接挽住他的胳膊,側眸看着宮本也,「這就是p國的第一美女,塞奇納邦傑」
宮本也點點頭,「是她。」
聞言,藍衣女子回頭看向趴在地上,衣衫襤褸的塞奇納,嘴角微勾,「p國的第一美女也不過如此。」
塞奇納瞪着藍衣女子,眼底全是陰狠的光。
她是誰
她憑什麼站在宮本也身邊
正是時,藍衣女子轉頭看向塞奇納,接着開口,「塞奇納小姐你好,我是伊春和子。」
伊春是和之國的大姓。
伊春和子的父親伊春蘭凌更是和之國的首相,掌控大權。
說到這裡,伊春和子似是想到了什麼,接着又補充道「對了,我還是宮本君的未婚妻。」
自古以來。
權臣之後和一國儲君才是官配。
宮本也需要伊春家族的幫助。
而伊春家族也需要母儀天下的榮耀。
兩人在一起是相得益彰,錦上添花。
看着伊春和子塞奇納雙手緊緊抓着地面,因為用力過度,指尖已經在地面摩擦出血跡。
她好恨。
塞奇納恨不得直接殺了伊春和子。
縱是此,塞奇納依舊不願意相信現實,她看向宮本也,情緒激動的道「宮本君,你告訴我,你跟她沒關係你根本就不愛她你愛的人是我你只是在跟她演戲而已」
宮本也伸手攬住伊春和子的肩膀,微笑着道「我愛得人只有和子。」
伊春和子掩面輕笑。
須臾,伊春和子似是想起什麼,笑看塞奇納,「不知道塞奇納小姐可還滿意我和宮本君親自給你挑選的四位壯漢」
聞言,塞奇納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瞳孔攸地變大,就這麼看着宮本也。
哪怕是經歷了這一切,她也從未想過,今天晚上的一切,竟然是宮本也連同伊春和子給自己設下的圈套。
親自挑選的四位壯漢
難道
難道主角從來都不是宋嫿
而是她自己
塞奇納就這麼看着宮本也,「她說的是真的嗎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是。」宮本也點點頭,「從頭到尾,今天晚上的主角都是你。」
「你的目的只是為了b12號設計圖」塞奇納問道。
「對。」宮本也毫不掩飾的承認。
沒人知道此時的塞奇納有多後悔。
從前的自己就是個蠢貨。
她恨不得直接殺死從前那個自己
「為什麼」塞奇納幾乎是怒吼着出聲,「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這到底是為什麼
如果宮本也只是想要拿到設計圖的話,完全沒必要多此一舉。
他為什麼要這麼羞辱自己
也是這時,伊春和子的眼神突然變冷,寒光四射,「因為我恨你」
她恨塞奇納的高高在上。
恨塞奇納的那副皮囊。
「你還記得伊春將原嗎」伊春和子接着開口
伊春將原
塞奇納眯了眯眼睛。
須臾,她好像想起什麼,看着伊春和子道「你跟伊春將原是什麼關係」
「她是我哥哥」伊春和子道。
聽到這話,塞奇納愣住了,臉色煞白。
伊春將原是塞奇納眾多男朋友之一。
後來,塞奇納對維剎加西亞一見鍾情,便對伊春將原提出分手。
塞奇納和伊春將原只是玩玩而已,沒想到伊春將原卻動了真心,未能挽回塞奇納,伊春將原這個大情種竟然選擇了切腹自盡。
於是,伊春和子便將所有的一切都怪罪到了塞奇納頭上。
伊春和子接着道「塞奇納邦傑,這都是你的報應我哥哥是因你而死,我要為他報仇」
「伊春將原是自殺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怪只怪他心裏太脆弱」塞奇納接着道「伊春和子,你憑什麼把所有的一切都怪罪到我頭上」
須臾,塞奇納又轉頭看向宮本也,怒吼道「宮本也你到底還是不是人我懷着你的孩子你們宮本家族的親生骨肉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聞言,伊春和子輕笑出聲,「塞奇納,你真以為你懷的是宮本君的孩子嗎」
宮本也身為一國儲君,自然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關於外面的傳言,也僅僅只是傳言而已。
塞奇納緊緊蹙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
伊春和子正欲再說些什麼,宮本也挽着她的胳膊,接着道「我們回去吧,沒必要跟這種人浪費時間。」
伊春和子點點頭。
兩人轉身離開。
留下趴在地上的塞奇納。
塞奇納看着兩人的背影,目光足以殺人。
等着。
她一定要報仇
不知過了多久。
塞奇納慢慢走到車邊,在車裡隨便找了件衣服穿上。
她不怕。
她還懷着宮本也的骨肉。
大不了就魚死網破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一號公館。
塞奇納腳步踉蹌的下了車。
公館外面有護衛看到塞奇納狀態不對,立即走過來,想扶着塞奇納,卻被塞奇納一把揮開,「滾」
護衛嚇得立即走到一邊。
塞奇納回到房間,將自己關在浴室狠狠擦拭着身上的痕迹。
就在此時,她突然感覺腹部傳來一陣猛烈的墜痛感。
塞奇納低頭一看。

都是血
她嚇得尖叫一聲,旋即癱軟在地上。
塞奇納明白自己的處境,她知道現在的自己不能讓醫生過來,她只能先簡單的處理下,然後修養好身體,找個醫術高明的整形醫生為自己做修復手術。
現在還來得及。
這一次,她不能再錯了。
塞奇納強撐着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換好衣服,從洗手間出來,躺到床上。
另一邊。
卡林拉還在為b12號設計圖的事情忙活着。
設計圖被盜,她只能連夜更改,先和之國一步完成核潛艇計劃。
就在此時,門被人敲響。
噹噹當。
「進來。」
下一秒,拉米推門進來,她看向卡林拉,接着開口,「塞奇納小姐想見您。」
「就說我不在。」現在的卡林拉都不想多看塞奇納一眼。
就在此時,塞奇納直接從門外進來,跪在地上,「姐姐,我知道錯了以後我都聽你的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沒人知道塞奇納此時的心情。
直至現在,她才明白卡林拉的心情。
當初她要是不跟塞奇納對着乾的話,事情也就不會變成這樣。
可現在後悔也沒什麼用了
「設計圖是你拿的對吧」卡林拉冷冷的問道。
「嗯。」塞奇納點點頭。
「蠢貨」卡林拉隨手抓起一個花瓶,就這麼的砸在塞奇納身上。
塞奇納哭着道「姐姐,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卡林拉沒說話,臉上蘊着一層無法穿透的怒氣。
「來不及了。」
須臾,卡林拉輕嘆一聲。
「來得及,」塞奇納站起來拽着卡林拉的衣擺,接着道「姐姐,我現在什麼都聽你的,我願意去做的修復手術咱們就當一切從未發生過」
她遠在華國,只要她不說,卡林拉不說,父母不說,就沒人知道她曾經懷過宮本也的孩子。
再說,現在的科技那麼發達,做完修復手術之後,誰又能分得清真假呢
卡林拉打開電腦,切換到外網,「你好好看看,這就是你深愛着的那個男人乾的好事」
只見。
p國最大的新聞網站首頁竟然掛着一則標題為邦傑家族第一美女香艷視頻
邦傑家族家風不正
視頻內,塞奇納正一絲不掛的跟一個陌生男人共度巫山**。
根據監控視頻顯示,時間為一個半月以前。
背景那是茶室。
也就是說,當天與自己發生關係的人根本就不是宮本也。
而是另外一個人。
怪不得
怪不得伊春和子諷刺自己懷的並不是宮本也的骨肉
塞奇納臉色慘白,周身都在發抖,目光落在茶桌上的熏香上。
熏香。
肯定是熏香有問題。
要不然,她絕對不會把那個陌生男人當成宮本也

此時此刻,塞奇納如同雷擊。
視頻一出來。
她唯一的退路也沒有了
太狠了
宮本也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她已經卑微到塵埃里,可宮本也還要狠狠地踩上一腳。
「姐姐,你救救我吧」塞奇納滿臉淚水,哀求道「現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現在是大羅金仙在世也救不了你」卡林拉又甩出一個信封,「父親已經正式將你從邦傑家族除名,這些錢你拿着,以後好自為之。」
p國,塞奇納是回不去了。
「姐姐」
卡林拉的臉上連半絲同情的神色都沒有,目光冷冷的道「塞奇納,從你偷走b12號設計圖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這些都是你的報應」
無論是誰,都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塞奇納跪在地上,抱着卡林拉的大腿,「姐姐,我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你不能這麼對我我發誓,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我再也不會幹出這種事情了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會往西姐姐」
一旦被家族逐出,那麼等待塞奇納的就只有一條路。
生不如死。
卡林拉閉了閉眼睛,而後看向拉米,接着道「帶出去吧。」
拉米招手讓護衛進來。
兩個護衛一左一右的架住塞奇納,就這麼的將她拖走。
「姐姐姐姐」
塞奇納的叫聲很是凄慘,卡林拉充耳不聞。
因為塞奇納這種人不值得同情。
曾經有很多次幾乎都擺在她面前,可塞奇納都沒有好好珍惜。
看着如同跟拖死狗一樣被拖走的塞奇納,拉米眼底儘是唏噓的神色。
誰能想到,明明昨天還高高在上的塞奇納,會淪落成今天這般田地呢
塞奇納被隨意的丟棄在路邊。
小產後沒有好好休息,加上接連遭受重大打擊,導致她精神錯亂,成了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韓家。
今天是韓母的生日。
韓文茵早起去菜市場買了菜,還去蛋糕店訂了蛋糕。
她的車剛停到單元樓門口,就發現停在門口的車。
賓利。
a開頭的車牌號,後面跟着四個1。
是宋博琛的車。
意識到這個,韓文茵加快腳步。
推開門,果然聽到了母親的聲音,「宋先生喝杯茶吧。
茵茵很早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要不我打電話問問」
「不用,我等等她就行。」專屬男人溫潤的聲音從客廳內傳來。
就在此時,韓文茵淡淡開口,「媽,我回來了。」
「茵茵,」韓母立即迎出來,接過韓文茵手裡的菜,笑着道「宋先生來了,在客廳。」
韓文茵微微點頭,往客廳內走去,「宋大哥。」
「文茵。」宋博琛微微抬頭。
韓文茵坐到宋博琛對面,接着問道「宋大哥,你找我什麼事」
宋博琛拿出一份文件,「這是策劃部連夜改出來的部分方案,你仔細看一下,如果沒問題的話,策劃部那邊就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
因為跟你對接的小吳一直聯繫不上你,我剛好路過,就順便來看看。」
韓文茵立即拿出手機,登錄工作賬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忘記登錄了。」
「沒事,你先看看。」宋博琛道。
韓文茵點點頭。
她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仔細看着。
就在此時,客廳內再次傳來腳步聲,而後便是戴雪雪的聲音,「宋先生」
看到門外停着的那輛車,戴雪雪就知道,來人肯定是宋博琛。
宋博琛微微抬眸,「你好。」
看到宋博琛,戴雪雪心跳跳得很快,接着道「宋先生來找茵茵」
「嗯。」
戴雪雪微微眯眸。
宋博琛是誰
他可是一個集團的老總。
身為集團老總,他怎麼可能一點小事就親自來一個小作者家
所以
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難不成
宋博琛是為了多看一眼自己
思及此。
戴雪雪的心跳跳得更快了。
除了這個原因,她想不到其它的了。
因為宋博琛喜歡自己,但是又找不到理由來看看自己,所以他只能找借口來找韓文茵
只有看到韓文茵,才有機會看到自己。
對。
肯定是這樣的。
難不成宋博琛還會喜歡韓文茵
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韓文茵長得不如自己,學歷不如自己,處處都不如自己,宋博琛又不是傻子,怎麼會喜歡上韓文茵這種人
所以,宋博琛喜歡的人肯定是自己的。
他現在所作的一切,全都是為了自己。
戴雪雪越想越激動,接着道「茵茵,冰箱里還有水果嗎」
「有。」韓文茵點點頭。
戴雪雪笑着道「那我去切點水果送過來。」
面對宋博琛的喜歡,她總要給點回應。
能吃上一口自己的親自切好的水果,宋博琛肯定會感到非常幸福的。
戴雪雪來到廚房,開始切水果。
很快,她就切好一盤水果,送到客廳,「宋先生,吃點水果吧。」
「謝謝戴小姐。」宋博琛禮貌的道謝。
戴雪雪看着宋博琛,語調甜膩的道「宋先生不用客氣,我比茵茵大不了幾歲以後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
宋博琛沒說話。
語落,戴雪雪又道「那我以後就跟茵茵一樣,叫你宋大哥吧」
以韓文茵的身份,她絕對沒有資格稱呼宋博琛為宋大哥。
宋博琛之所以默許韓文茵這麼叫他,完全是因為宋博琛想讓自己也叫他一聲宋大哥
宋博琛沒有直接回答戴雪雪的話,而是看向韓文茵,接着道「看好了嗎」
韓文茵這才反應過來,將文件還給宋博琛,「已經看好了,沒有任何問題,宋大哥,你們直接按照策劃部的方案來就行。」
「那行,如果有什麼問題的
話,我讓他們再跟你聯繫,」宋博琛微微頷首,從沙發上直接站起來,「我還有個會要開,先走了。」
「嗯。」韓文茵站起來送他。
戴雪雪也跟上韓文茵的腳步,一路將宋博琛送到單元樓外。
宋博琛上了車,看向韓文茵,「先走了。」
不等韓文茵說話,戴雪雪搶朝宋博琛揮手,滿臉笑容的道「宋大哥再見,路上注意安全。」
邊上的韓文茵就很懵。
她完全不理解戴雪雪的操作。
待宋博琛的車子完全消失在空氣中時,戴雪雪轉頭看向韓文茵,接着道「茵茵,宋大哥好像對你很不一樣啊」
她是故意這麼說的。
為的就是讓韓文茵誤會。
有朝一日,宋博琛跟自己表白,韓文茵肯定會痛苦死的。
想到這裡,戴雪雪心裏就暢快不已。
166xs.cc
韓文茵道「二表姐,你誤會了。」
語落,韓文茵便轉身回屋。
看着韓文茵的背影,戴雪雪臉上的笑容逐漸加深。
現在的韓文茵肯定誤以為宋博琛喜歡的人是她。
真是笑死人了
韓文茵也不照照鏡子。
宋博琛怎麼會看上她這種人
韓文茵接着道「二表姐,我去廚房做飯了。」
每年母親生日時,韓文茵都會親自下廚。
聞言,戴雪雪在心裏冷哼一聲。
像韓文茵這種人,也就自己下廚的命了。
不像她。
生來就是權門貴婦。
權門貴婦有一群傭人伺候着,哪裡需要自己動手
以後她是宋家主母。
韓文茵和她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思及此,戴雪雪笑着道「去吧,飯好了叫我就行。」
韓文茵轉身往廚房裡走去。
韓母已經在洗菜了,看到韓文茵進來,好奇的問道「宋先生走了」
「嗯。」韓文茵點點頭。
提及宋博琛,韓母滿臉微笑,「我瞧宋先生時真的不錯,板板正正的,長相也很不錯。
可惜,宋家的門檻太高了,要不然,我非得說和說和。」
站在門口的戴雪雪聽到這句話時,差點直接笑出聲。
她這個舅媽還真是異想天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