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舒聽瀾瀾瀾《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完結版免費閱讀_舒聽瀾瀾瀾熱門小說

舒聽瀾瀾瀾《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完結版免費閱讀_舒聽瀾瀾瀾熱門小說 第三部 第28章 酒後 試讀

2022-10-15 17:44 作者:今日的偏愛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

    玄幻小說《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是作者「「今日的偏愛」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舒聽瀾瀾瀾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業之後,一直在企業當法務,今年剛轉入律所,確實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話說,她總是反其道而行,別人是律所當幾年律師後轉入企業,而她恰好相反。「聽瀾謙虛了。」她是話題終結者,班長几次想跟她多聊幾句,最後都訕訕收尾,加上別的同學對她亦是不感興趣,話題很快就轉移到了當年高中時期的風雲人物身上,卓禹安與溫簡...

    點擊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全文

章節介紹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舒聽瀾瀾瀾,講述了​宋家很快就到了,司機把車停在院子里,和陳檸回兩人合力把宋京野弄下車。下了車,他就清醒了,能自己站穩走路。宋母聽到車聲也迎了出來,示意司機去把車挪走,這裡有她就行。「怎麼喝了這麼多?」宋母皺眉。「小檸,你…

在線試讀

第三部 第28章 酒後

宋家很快就到了,司機把車停在院子里,和陳檸回兩人合力把宋京野弄下車。
下了車,他就清醒了,能自己站穩走路。宋母聽到車聲也迎了出來,示意司機去把車挪走,這裡有她就行。
「怎麼喝了這麼多?」宋母皺眉。
「小檸,你送他回房間,這是家裡阿姨做的醒酒湯,給他喝了,免得明早起來頭疼難受。」
「好。」
陳檸回一手拿着醒酒湯,一手想扶着他回房。
他很有骨氣,依然是一把甩開她的手:「不用你扶。」
雖喝多了,但也真是天賦異稟,走路竟然很穩,腰板筆直往自己房間走去。
陳檸回也沒有多想,一路送他回房間,讓他把醒酒湯喝了。
他很配合,咕咚幾聲就把湯喝了,然後整個人就摔在了床的正中間躺着,一動不動,睜着眼看天花板,不知在想什麼。
陳檸回不知為何,感覺此刻的他很痛苦,他這樣的男人即便喝醉了,苦也是往肚子里咽,不屑表達出來。
「叔叔,你喝水嗎?」她把他的皮鞋脫了放在床邊,站起來時,見他單手在扯着束縛着脖子的領子,似乎被勒得難受。
她急忙上前俯身幫他解領口的扣子,因為他是躺在床的正中央,所以她不得不單腿跪在床上,這樣伸手才能夠得着。
男人本來沒有聚焦的眼神,在她跪上床時,忽然看向她,目光炙熱。
距離太近,陳檸回被他這麼看着,手不由發抖,「叔,叔叔
我幫你解扣子。」她解釋她上來的原因。
不知他是否聽清她說什麼了沒有,只聽他喃喃地說:「你叫我一聲京野哥行嗎?」
他的嗓音低沉沙啞。
她的手一頓,叫京野哥嗎?
她沉默着沒叫,加快了手上幫他解衣領紐扣的速度,偏偏領口的紐扣不好解開,她單腿跪在床上,另一條腿在床邊的地下支撐着,使不上勁,被他看得又心慌,乾脆雙腿都跪在床上靠近一點,終於解開第一個紐扣,接着就是第二個,第二個很輕鬆就解開了。
襯衫裏面,他的肌膚是古銅色,連脖頸都充滿力量感,當她解到第三顆紐扣時,只覺得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來不及反應,她的腰被一雙寬厚的手攬住,天旋地轉之際,已被他翻身壓着。
她的心劇烈地跳動着,幾乎要從胸腔衝出來。
她不傻,她知道要發生什麼。
因為醉着,他的眼神毫無掩飾,也許無情,也許有情,但欲是沒有任何掩飾。
因為愛他,所以她沒有任何抗拒,那麼地心甘情願。
他們相擁,翻滾,索取,回應。
她就像進入一片汪洋大海,身體被巨浪裹挾、拍打着。
每個巨浪打過來,她只能從浪里拚命仰頭,張口呼吸,否則喘不了氣。
當許久之後,海浪平靜,她浮在海灘上,幾乎奄奄一息。
旁邊的男人累極,伸手把她拽進懷裡,幾乎下一秒就睡下,平穩的呼吸從她頭頂傳來。
這一切,都如夢
似幻,那麼的不真實。她使勁咬了一下自己本就有些發麻的唇,很痛。
不是夢,是真的。
她往他懷裡鑽了鑽,雙手在被子裏面環住他剛勁的腰,幸福得幾乎想落淚。
她從情竇初開的年齡愛上他,這麼多年,他在她心裏是信仰一樣的存在,她那麼努力,終於走到了他的身邊。
靠在他的懷裡,一夜好眠,連夢裡都是讓她眩暈的幸福感覺,一覺睡到天亮。
她和宋京野大概是同一時間醒來的。即便昨晚已經有過親密關係了,但是此刻忽然這樣的方式彼此「坦承相見」,她依然心臟狂跳,臉瞬間紅了。
而宋京野與她的反應截然不同,他開始震驚,不可思議,再看到懷裡的人,如同燙手山芋那樣猛地推開。
陳檸回不備,被推到床邊,一時懵住,身上的潮熱一點一點冷卻,尤其看到他眼裡的嫌棄。
一夜如同夢幻的彩色泡影,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心裏冷得厲害,但是她努力讓自己看得正常一些,平靜一些,表情管理課不是白學的,連聲線都控制得很好:「昨晚你喝醉了。」
相較於她的平靜,一向冷靜的宋京野反而有些亂,也有些懊惱:「對不起,我現在有點亂。」
他是真的亂,完全想不起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房內的情況又很明顯昨晚發生的事。
他甚至無語倫次:「我喝醉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沒走?」
他不清醒,難道她也不
清醒嗎?
如果說,他剛才醒來第一時間推開她的動作,讓她難過傷心的話,此刻的這句話,便是讓她羞愧、難堪不已。
是啊,她昨晚可以走的,是她沒走,是她心甘情願的,甚至是她期盼的。
「對不起。」再也沒有比這更難堪的事了,她臉色發白從地上撿起那條裙子穿上。
宋京野:「不是,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他太亂了,說不清自己此刻的感受,他只是接受不了自己在這種情況下發生性行為,只是接受不了
陳檸回已經穿好裙子,側腰的拉鏈有些壞了,拉不緊,她心裏替他回答了,只是接受不了對方是她陳檸回而已,因為他以為她是別人。
昨晚她也失去了理智,現在想起來,其實一切都有跡可循。
她已經穿戴整齊,站在門邊,很認真也很冷靜看着他:「叔叔,沒關係,我們都是成年人了。」
說完,開門轉身就走。
一離開他的視線,她就綳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從主屋客廳遇到宋母也只是點了一下頭,腳步一刻沒停跑出院子,跑出宋家的家門。
在心裏為這份不自量力的愛戀畫了一個真正的句號。
房內的宋京野好一會兒才從混亂的思緒里冷靜下來,腦海里忽然閃過昨晚兩人糾纏的畫面,似乎是他使了蠻力,他的心一沉,起床,看到自己肩膀處一排牙印,昨夜她受不住伏在他肩膀上的咬牙忍受
的模樣忽然侵襲了他。
所以他昨晚跟強j犯有什麼區別?
理智一點點回來,他急忙穿好衣服,想追出去,眼角的餘光忽然瞥到床單上的一抹暗紅色血跡,心狠狠顫了一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