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舒聽瀾卓禹安小說(舒聽瀾瀾瀾)全集閱讀_舒聽瀾卓禹安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舒聽瀾瀾瀾)全集閱讀_舒聽瀾卓禹安小說最新章節閱讀 第三部 第27章 鄭科婚禮4酒後 試讀

2022-10-15 17:46 作者:今日宜偏愛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火爆新書《舒聽瀾卓禹安小說》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今日宜偏愛」,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業之後,一直在企業當法務,今年剛轉入律所,確實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話說,她總是反其道而行,別人是律所當幾年律師後轉入企業,而她恰好相反。「聽瀾謙虛了。」她是話題終結者,班長几次想跟她多聊幾句,最後都訕訕收尾,加上別的同學對她亦是不感興趣,話題很快就轉移到了當年高中時期的風雲人物身上,卓禹安與溫簡...

    點擊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全文

章節介紹

今日宜偏愛的《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對面的宋京野不知道在想什麼,安靜站着,偶爾目光會落在陳檸回的身上,不懂別人婚禮,她哭什麼。婚禮儀式結束時,張旎丟捧花,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那束花不偏不倚落在陳檸回的手上。花襯人,人更映花,陳檸回抱着一大束捧花聞了聞,止不住的笑,…

在線試讀

第三部 第27章 鄭科婚禮4酒後

對面的宋京野不知道在想什麼,安靜站着,偶爾目光會落在陳檸回的身上,不懂別人婚禮,她哭什麼。
婚禮儀式結束時,張旎丟捧花,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那束花不偏不倚落在陳檸回的手上。
花襯人,人更映花,陳檸回抱着一大束捧花聞了聞,止不住的笑,不是她的婚禮,但她也感覺幸福。
對面宋京野看她,怎麼覺得這姑娘傻傻的,一會兒哭一會兒笑。
婚宴時,作為伴郎的宋京野被鄭科拉去擋酒,當然,一般人不敢給他酒,所以前面幾桌都是其他幾位伴郎替鄭科喝,直到到了他們之前戰友的那幾桌,他要再不喝就說不過去了。
他以前在部隊對他們多嚴苛,今天在這樣的場合,大家都放開了,一杯接一杯地假裝敬新郎,其實,酒都落他手上,讓他喝了。
另一桌的陳檸回一直關注着他,看他好像還挺能喝的,幾杯下去,依然面不改色,神色鎮定,所以她放心一些。
等她回頭時,她的餐桌上擺着一塊烤羊排,沒在轉盤上,她正想放上去,旁邊的人說:「剛才服務員說,是這家酒樓的老闆單獨給你做的,讓你一定要嘗嘗。」
酒樓老闆?
陳檸回並不認識,但是聽話地低頭嘗了一口,熟悉的味覺瞬間侵襲她整個唇腔,是之前在西北部隊是,炊事班班長做的味道。
她四下看了眼,就看到班長那張熟悉的臉,好久不見了,她馬上站
了起來,班長也朝她走過來。
「他是這酒樓的老闆。」旁邊的人提醒。
「小檸回,好久不見。」班長過來還是像以前那樣熱情招呼。
陳檸回只要看到他們,就會眼眶發熱,不管她走得多遠,走了多久,只要回想起那一年,在那裡得到的溫暖,心就是軟的。
這時鄭科和宋京野等人也過來,鄭科已經喝得有一些微醺,笑着問陳檸回:「看到班長有沒有驚喜?他一直讓我保密,等現在給你驚喜。」
「當然驚喜,我就知道班長以後一定能靠自己的廚藝闖天下。」
「我們小檸回現在嘴巴甜了,也漂亮了。剛才差點沒認出來。」班長高興地說。
陳檸回變化確實很大,以前在他們面前就是一個乾瘦的黃毛丫頭,現在出落的亭亭玉立,端莊大方。
班長從餐桌上拿了酒杯,給宋京野和鄭科的杯子里倒了半杯酒:「我能在京城開酒樓紮根,全靠宋隊和鄭科的支持,才底氣十足,這一杯,我必須敬你們。」
班長之前轉業之後,一直在外地開飯店,憑着自己手藝,飯店越開越大,為了擴大規模,今年才來京開了這家酒樓,生意火爆。
他給他倆倒完酒,對陳檸回說:「你也陪我喝一杯,但是,可以以茶代酒。」
陳檸回自己端了一個杯子湊到他面前:「我也可以喝酒,喝一小杯。」這麼高興的日子,當然要喝酒。
班長遲疑,就還是把她當成小孩看,
她不樂意了:「不信你問他們。」
宋京野就從班長手裡拿過酒,給她倒了小半杯:「少喝點可以。」
每次都是這麼說。
「好。」
陳檸回今天真的好開心,不僅是因為鄭科找到了幸福,還有見到了班長,見到了之前在西北對她好的哥哥們,所以她之後又喝了半杯。
總共也就一杯酒,人清醒得很。倒是宋京野,後面明顯喝多了,在婚禮現場他都很好,並沒有喝醉,只是到了傍晚,和幾位來參加婚禮的戰友們敘舊,喝多了一些。
這些戰友都是他當年從軍校一畢業去西北時帶的第一批,所以相對來說感情深厚。
陳檸回一直在旁邊陪着等着。
宋京野回京這兩年,工作壓力巨大,各方人事都有巨大的變動,連陸家都難以倖免,他們宋家也是在鋼絲上行走,他一步都不敢錯。加上感情上的不順心,他壓抑得很久了,今天藉著鄭科結婚的機會,放縱自己多喝了幾杯,讓大腦一片空白。
最後他們散場時,已經是深夜,陳檸回就一直等到深夜。期間宋母給她打過電話,問他幾點回去,知道他們一起參加的婚禮。
她如實說:「他今天喝了一點。」
「小檸,我讓司機過去接你們,你替伯母把他送回家,我不放心司機。」
「好的。」不用宋母囑咐,她也會送他回去,要確保他的安全。
宋京野其實酒品還算好的,喝醉了也是老老實實站着,只在司機
去前面調頭時,他去衛生間吐了一會兒。
陳檸回就守在衛生間門口等他,過了一會兒出來時,大概洗過臉,所以額前的頭髮微濕,白襯衫前胸的部分也打濕了一片,因被酒精燒的,眼睛也紅紅的。
她上前扶他,他甩開手:「小檸回,我沒醉。」
「好,你沒醉,司機在外面了,我們過去。」
她還是上前挽住他的手,避免他站不穩摔倒,但好在,他走路時腳步依然穩健。
司機遠遠看到他們出來,也急忙過來幫忙扶他,但是宋京野甩開他們的手,自己上了車,陳檸回也坐到后座上。
他上了車之後就很沉默,車開了一會兒似乎就睡著了,頭漸漸倚在她的肩膀上。
他身上雖有酒味卻也掩蓋不住他本身那種剛勁的陽光味,竟然很好聞。當然,陳檸回知道這是她感受出來的味道,很抽象的味道。
他沉重的呼吸落在她的肩膀上,落在她的脖頸處,燙得她似乎也醉了。
車內光線忽明忽暗,讓人的心都飄了起來,她輕輕低頭,把臉貼在他的額頭上,他的額頭溫潤,卻讓她緊張得輕顫,卻又捨不得離開,因這個姿勢,他靠在她肩膀上的距離更近了,鼻尖抵着她的脖頸,呼吸似乎變得更加滾燙起來。
陳檸回知道這應該是他們最親密的極限了,不,應當是她能想像的,他們之間最親密的極限了。往後應該不會再有此刻的機會。
她貪戀着這樣的肢體
接觸,哪怕只是夢一場,也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